央廣網北京7月13日消息 據中國之聲《全球華語廣播網》報道,2月份開始於幾內亞的“埃博拉”疫情愈演愈烈,目前西非三個國家已報告888個確診或疑似病例,其中539人因埃博拉出血熱而喪生。相關國家已建立地區應對中心,世衛組織也展開相關的防治工作。
  自今年2月初在幾內亞東南部地區爆發埃博拉出血熱以來,疫情迅速在西非地區蔓延,4月初疫情曾一度減緩,但是很快又出現了反覆。世界衛生組織最新的統計顯示,截至7月8號,在埃博拉疫情最為嚴重的三個國家,也就是幾內亞、利比裡亞和塞拉利昂共出現了888粒埃博拉病毒確診疑似和可能感染病例,其中539人死亡,7號在加納首都阿克拉出現了一個埃博拉疑似病例,是一個最近去過塞拉利昂和幾內亞的美國人,出現了發燒癥狀,但之後排除感染病毒。
  利比裡亞和塞拉利昂的“埃博拉”疫情狀況仍然危急,新增感染及死亡病例繼續出現,但幾內亞在過去7天內只報告了1例新增病例,顯示該國疫情出現明顯減緩跡象。但是目前還必須對疫情保持警惕,並持續關註那些拒絕與健康專家展開防疫合作的社區與村落。
  由於這次是埃博拉出血熱第一次在西非國家大面積爆發,持續時間和影響範圍都是前所未有的。很多人不瞭解這種疾病,他們不相信衛生防疫部門提供的一些防護措施,有發燒癥狀也不去醫院接受治療,導致延誤治療時機,正如聯合國基金會11號所表示,西非部分地區在抗擊埃博拉疫情,存在廣泛的誤解、否認、抵制與敵視現象,有部分人到現在依然否認疫情的真實存在,並且堅信感染埃博拉不需要治療,這就導致了該地區疫情防控更加複雜,此外在西非地區有著親吻、握手、擁抱等傳統習俗,這也會導致人與人之間傳統埃博拉病毒。
  目前,“埃博拉”出血熱已經成了西非地區各國面臨的最主要、最嚴重的健康威脅。為應對當地居民對“埃博拉”的誤解,聯合國兒童基金會正在西非地區通過電視、廣播、紙質媒體及手機短信等傳播渠道開展防疫宣傳,並利用當地傳統與宗教影響加強防疫工作。
  本月10號,西非國家經濟共同體第45次首腦會議在加納首都阿克拉召開,在為期兩天的會議中,西共體15個成員國的領導人重點就應對埃博拉疫情展開了討論,並一致同意設立一個抗擊埃博拉基金,以幫助幾內亞、利比裡亞和塞拉利昂等國家開展防治工作。目前尼日利亞總統古德勒克·喬納森已經宣佈要而向該基金捐贈三百萬美金,用於抗擊埃博拉病毒。除此之外,世界衛生組織還表示,他們一直高度關註埃博拉病毒在有關國家的擴散情況,並採取有效措施,防止疫情失控。7月7號到10號,世衛組織派出了醫學專家到相關國家與當地政府高官探討防止埃博拉疫情蔓延的有關對策,有關醫療專家表示,如果想要切斷埃博拉的傳播鏈,除了常規的醫療護理之外,抗擊埃博拉給人們心理帶來的恐懼,以及贏得社區信任也尤為關鍵。
  “埃博拉”病毒究竟是一種什麼病毒?
  “埃博拉”是剛果民主共和國北部的一條河流的名字。1976年,一種不知名的病毒光顧這裡,瘋狂地虐殺“埃博拉”河沿岸55個村莊的百姓,致使數百生靈塗炭,有的家庭甚至無一幸免,“埃博拉病毒”也因此而得名。事隔3年,“埃博拉”病毒又肆虐蘇丹,一時屍橫遍野。經過兩次“暴行”後,“埃博拉”病毒隨之神秘地銷聲匿跡15年,變得無影無蹤。
  1995年1月起在剛果民主共和國及1996年2月起在加蓬,埃博拉再次暴發流行,死亡率為70%左右。時至今日,醫學界尚未找到預防埃博拉病毒的疫苗和其來源,也沒有發現有效的治療方法。
  常常“光顧”非洲的各種疫病讓原本落後的非洲經濟雪上加霜。社科院西亞非洲研究所非洲研究室主任賀文萍指出,這次“埃博拉”的肆虐必將影響疫情嚴重國家的勞動力、物流、消費等經濟、生活各方面。
  賀文萍:因為他是對人的生命安全直接構成了威脅,當然對經濟肯定會產生影響,勞動生產力就會下降,另外它也會影響物流,和各種商業活動的進行,因為你想象一下,當年中國有非典的時候,因為有傳染性,肯定會造成社會的恐慌,那麼也自然會影響到正常的商貿活動的進行。
  非洲國家是我們的老朋友,中國很多援建項目落戶於幾內亞、利比裡亞和薩拉利昂,少不了大量中國員工,同時,非洲也是不少旅游愛好者的青睞之地。在“埃博拉”猖狂之際,多次去非洲的賀文萍教授根據自身經驗對已在當地或打算去當地的中國公民提出以下幾點建議:
  賀文萍:如果沒有十萬火急的事情,當然要避開疫情,這是最明智的選擇,但是如果工作需要一定要去,我覺得註意,就算有的地方像瘧疾很多,我也經常去非洲,首先肯定要把好接觸關,接觸的東西一個是人,一個是物,一個是食品,這些東西。首先埃博拉這個病毒,它還不像蚊蟲叮咬,所以你要掌握他的傳染性,比如過去瘧疾比較普遍,他的傳染源是蚊子。他一般白天也不會出來,晚上的時候有一個蚊帳,這樣你在蚊帳裡面就安全了,另外儘量不要在低窪的地方,它非常喜歡潮濕的地方。所以像埃波拉這個病毒我可以有充分的把握,我覺得他在城市地區的發生率肯定是大大低於農村地區的,比如說你一聽那幾個國家,你以為整個全國都陷入了恐慌,其實也沒那麼嚴重,他一定有一個聚集區,那個疫區儘量能不去就不去,另外就是如果是水源等等不能潔凈的話,就喝這種瓶裝水,我去非洲的時候,我肯定是喝瓶裝水的,我到餐館去吃飯,我也很少用他們的冰塊,因為那個冰塊你也不知道那個製冰的過程是拿了什麼水凍上的,所以要有一些自我保護的措施,儘量能少接觸就少接觸,註意吃的這些東西潔凈度,我覺得還不需要談虎色變。  (原標題:“埃博拉”出血熱已導致西非國家500多人死亡)
創作者介紹

tm74tmzsjj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